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盈:异乡园地

订户

字体大小:

加拿大多伦多市四季差异颇大,春秋期短,夏日稍长,冬天最久,风雪交加,盈门铺地,滴水成冰,冷风如刀。

即便是夏日,草木也非到处油绿一片,而是黄叶飘零满径,枝枯花落一地,那景象有份掩不住沧桑悲凉之意,这愈发使我怀念狮城之阳光普照,翠绿常青。

狮城的天气,曾有人比喻是“哭笑无常”的“淘气姑娘”。酷热之时,汗流浃背,骤雨阵雨雷雨轮流上阵,有时一日数雨,来得快收得也快,暑气转眼消失殆尽,天空转瞬由阴变晴,不会热得使人难受,也不会凉得必须穿上“御寒”衣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