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顾传玠这块玉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心目中的昆曲第一小生不是“江南俞五”俞振飞,而是传字辈的顾传玠。其实对顾传玠的种种想象都是通过文字,并非视听。他没有留下录像,音频也非常少,我只听过1929年开明唱片为他录制的《玉簪记》和《贩马记》里的几个曲牌,这些老唱片如今吱吱呀呀,磕磕绊绊,音质极差,根本听不出他的真实唱功。他给我的外在印象来自于一些老照片。反正关于张家四姐妹的书里,总有几张顾传玠的玉照。印象最深的是他和朱传茗的《游园惊梦》剧照,真是一对璧人,他俩到底是一个戏班(昆剧传习所)里长大的,放一块儿,就是天造地设。俞振飞和程砚秋的《游园惊梦》剧照也美,可那个美是临时凑起来的,各自风流,不像顾朱在一起,你顾我盼,丝丝入扣。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