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尤今:战胜高山症

订户

字体大小:

几年前到西藏旅游时,我曾被高山症折磨得死去活来。头痛、晕眩、恶心、呕吐、心悸、失眠;氧气筒就好像附在身上的水蛭,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旅游的乐趣荡然无存。

事后回想,我当时其实犯了许多到高原地区旅行的禁忌,受苦受难算是咎由自取。

拉萨海拔3650米,记得初抵那儿时,我自恃身强体壮,一放下行李,没有稍稍歇息,便风风火火地赶到市区去逛。逛呀逛的,逛到子夜,吃得满嘴油腻,才意犹未尽地回返旅社。次日一早,意兴勃勃地去参观布达拉宫,毫不间歇地攀上九层楼,等参观完毕而回返底层时,便颓然倒下了,被紧急送进了医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