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摄与被摄

订户

字体大小:

Garry Winogrand 1968年在纽约街头拍到的那张照片里,Geoff Dyer注意到,在白人女子施舍聋哑黑人的时候,有个女孩从她背后射出一道不以为然的眼光盯着摄影师,仿佛逮到摄影师拍了这张照片却没有回报任何东西。“在某个意义上,”戴尔论定:“她是对的。”然后附上一条注释:自塔伯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的《自然画笔》(The Pencil of Nature),也就是世界上第一本摄影书,于1844年出版以来,能不能在未取得对方同意,或者在未知会对方的情况下拍摄别人,始终是个饱受争议的问题——对许多摄影师来说,这已经变成第二天性,一种伦理上的盲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