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私人董事会

刚结束在杭州开的私董会,坐在高铁里,心里有许多感慨,人生真不容易。这次的案主是个临危授命的二代,父亲三年多前突然病逝,他不得不接过棒子,集团下面十几家子公司,都是51-49比例的股权结构,尽管自己是第一大股东,但实际上已被其他在管理岗位的股东给架空了。由于比较佛系的性格,他接手后一直顺势而为,但逐渐发现各家诸侯表现不一,集团总部无法发挥监管的功能,父亲原来拥有的董事长权威,到他身上几乎只剩下个虚名。他特别困惑:我该何去何从?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性感+理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