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下乡记

然而,金泽古镇的静好日子还能多绵远长久,谁都没把握。

从上海出发到昆山,一路杨柳青青,上海朋友J的洋房花草扶疏,曲径通向搭棚,可惜盛夏高温待不了,我们躲在有冷气的厨房闲话家常。

我们吃了当季香浓汁多味甜的上海南汇水蜜桃,J的伴侣C在花园忙烧烤,小鲍鱼蔬果牛肉片一道道上,配搭我们带来的法国普罗旺斯桃红酒,以及取自地下酒窖的卢瓦尔河安茹白诗南酒。此刻,我们在新加坡相识至今20年的人物事点滴缓缓流淌,花园的剪花桌上点缀,几只大小狗儿相伴,不闻蝉鸣夏日正悠长。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