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春青:遭难的“兄弟”

订户

字体大小:

七月,我忽然想起萧红。她的墓在香港的浅水湾时几乎被踏平了。我庆幸墓被迁了回去广州。也庆幸她是个热爱美好的人,所以不会怪罪那些踏在她墓地上做生意和行走的人。或许不吱声,会让人产生错觉,以为她无所谓。或许她吱声了,只是浅水湾太热闹,没有人能够听得见。

这个年代的人和事,太纠葛了。她或许也会这么说:纠葛得只好与一堆灰土讨说法。她还得问人与人之间,要有多深沉的仇恨,才能将已入土的上一代牵扯进来呢?按照古旧的缅甸抹谷人的说法,撬墓的人家,往后多半得闹鬼了。半夜,人不知不觉就睡在了厨房大灶上。要么,忽然给人拖着一只脚甩到屋外。或许,不知哪儿冒出几只黑猫,眼睛圆鼓鼓地在屋里转来转去。并且生前多灾多难,死了也不得安宁。年少时听过这说法后,我从此对盗墓这一行业既害怕又忌讳。毕竟与死去的人打交道,得非一般的狠心和胆量。但相比于掘墓戮尸,盗墓,也只是小打小闹罢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