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泛:哭了,笑了

截稿那天,我正赶上了香港黑暗的8月5日。从深圳坐跨港专车,原本要去佐敦附近的酒店,过了香港海关才知道出事了。在九龙塘下了车,一路穿越黑衣黄盔人所占据的弥敦道,几乎都是年轻人,都戴口罩,有身穿护理服装的,有全身黑衣马甲,一副忍者打扮,眼露凶光的,也有没戴口罩,抽着烟,坐在地上,悠闲地跟同伙聊天的。没法想象,弥敦道竟然变成了步行街。两旁小道都被黑衣人用各种栏杆铁栅杂物,把路封了。每个小道都有黑衣人围着。我独自默默地向前走,路上有些路面砖块被挖出成堆,用来抛击警察! 前面有人拿手机拍照,被呼喝说不能拍。走到一个路口,迎面一个黑衣人,包裹的只露出双眼,手上拿标语,经过我身边。我有一股寒意,过了不久,身后传来叫骂声,原来有个路人将那名黑衣人的标语撕了,两人扭打起来,过来几个黑衣人终于劝退了,路人嘴角有血,默默走了,一面走一面说:“我压力也很大,你们这样搞。”走到一路口,有人递给我一副口罩,对我说:“保护自己。”原来之前,港警镇暴部队用了催泪弹和胡椒喷雾,驱散人群,然而那是大半个市区,好几十个路口被占据!好几个警署被围困的一天啊! 警力根本不足。那天一路看到的标语只有四个口号,“反送中,罢课!罢工!罢市!”,那是一个需要庞大组织才能启动的示威暴动!用所谓的信念掳获年轻人的心,一颗颗年轻的心,就这样被蛊惑了,变得如此脆弱。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天马泛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