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但少闲人

订户

字体大小: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就散文体裁而言,在我心目中,苏东坡就是第一。他的前后赤壁赋,写景写情写理写幻,交融一体,登峰造极,是散文的“珠穆朗玛”,后人很难超越了。

苏东坡有一篇小品文《记承天寺夜游》,真是神品,写他被月色吸引,不能入睡,去承天寺找好友张怀民月下散步,寺庙庭院里月光洒地,如积水空明,竹子和松柏的影子在月光中就如水草在水里交错一般。灵动静谧之氛围被苏东坡写绝了。他最后感慨:“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苏东坡所谓的“闲人”,并非游手好闲之徒,他是就相对于那些追逐名利的“忙人”而言的。一个人,只有闲定了、清净了,才能领略和感悟到大自然的美妙与神奇。匆忙与急促,不是效率高,而是一个又一个眼皮底下的错失。承天寺在湖北黄冈,现已不存,不存是好事,否则就要煞风景了,你想想,天底下那么多“非闲人”若都跑去承天寺看月色,承天寺,活生生要被他们“看杀”的。就让承天寺永远保存在苏东坡的文章里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