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履惠:白与绿

生活中无处不颜色,颜色里头也纠结了我们各种各样的心情故事。

高明度无色相的白,从六岁入学开始,就一直是上半身的制服颜色,感觉平平淡淡的。大一时,隔壁班有个女同学在上课时没对授课老师说明理由,就闷声不响径自走出教室。不久,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下课后,不寻常的氛围弥漫校园。只见地面一隅拉起封锁线,几名警察在场,一块白布覆盖了……那白布的白此时令人怵目惊心!白色下的覆盖物动也不动,四周充斥着冷冷的绝望的空气。这是我生命中首次和死亡相遇的场景。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四方八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