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杜南发:薄情有情

订户
据杜牧外甥裴延翰称他临终前“尽搜文章阅千百纸掷焚之,才属留者十二三”,故裴氏编纂的《樊川文集》中并无《遣怀》一诗,或许已被杜牧烧掉;到宋代人们多方收集逸诗所编的《樊川外集》才有此诗。目前存世年代最早的杜牧作品集为宋代刻本《樊川文集》,仅日本内阁文库藏有一套,本图为清末重金影摹这套书回中国的书法家杨守敬当年亲笔批注的特别红印校样本,可见宋版书刊刻之精,及古人读书之细。(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负心亦曾有心,薄情也曾有情;纵然都成过去,但在这个薄情的世界,只要曾有一段真实的感情来过,片刻难忘,也是永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