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海娇:送别仪式

订户

字体大小:

母亲离世20多天。尚在丁忧的我,一边打理着后事,一边打点着孺慕思念。

今年5月,我在一个从电影探讨生与死的学术研讨会中说,我们的一生,有着许许多多的礼仪或仪式——贺寿贺岁,嫁娶六礼。甚至每天一睁开眼睛便自然而然做的事,都是仪式的一种。而死亡便是一个终结的仪式,打从我们一生下来,就是走向这终结仪式。因此人生也是一个告别仪式。如梭的日月中,我们每日活在时间里,向着飞逝的分秒告别;今日的我们也向着昨日的自己告别。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