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林晓玲:我要抱抱

订户

字体大小:

7月底,我们一家四口出国旅游将近三个星期。旅途结束后,三岁的儿子显得有点郁闷。

重返校园,回到周日上托儿所的日子,肯定需要一段时间调适。这,是我们早就预料到的。但儿子的情绪起伏颇大,耍脾气时那种歇斯底里的哭闹,几乎令人无法控制。这,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

一天,我开会晚归,踏进家门,立即见到先生疲惫的脸孔,跟打败仗的士兵没什么两样。他说儿子又闹情绪了,为了一点小事闹得不可开交,怎么哄都没用。最后,他大吼几声,儿子才突然清醒。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