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左邻右里

订户
空荡荡的组屋走廊,或许有不曾留意的邻居温情。(作者提供)
空荡荡的组屋走廊,或许有不曾留意的邻居温情。(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原来我是有关怀我的邻居的。

住在政府组屋几十年,几乎从来不知道对面住的是谁,楼上楼下更不必说,有时在电梯内遇见一些似乎有点面熟的脸,知道是邻居,但不懂是谁,也没打招呼。是骄傲吗?当然不是,反而或许是自卑的一种表现,担心自作多情打了招呼对方没反应,所以一向没有与陌生人打招呼的习惯,从小如此,长大了也一样,最多是嘴角歪一歪当是微笑,就算被当成透明也不会太尴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