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负收益投资

“最好到我去世的那天,钱刚刚好花完,那就不吃亏了。”那是1987年电影 《秋天的童话》里周润发饰演船头尺的自白。

30年后的今天,更可能的情况是“钱花完那天,我还好好的”。无论是财务规划顾问或银行都在想尽办法帮客户把资产的保质期拉长,继续咀嚼已没有糖味的口香糖,或将已榨干了的甘蔗再放进机器里榨汁。问题是财务规划专家自己都黔驴技穷自身难保,就算是人才济济的国家级主权如挪威投资基金,在惊涛骇浪的投资市场里,无论是投了股票债券私募基建或房地产,一样遭遇滑铁卢,普通人如果每年能收几个百分点已经夫复何求。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