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红线

我居的公寓这一层有六户,不时总有一两户是流动外来人口。某天晨起,看到公用廊道墙上印有大片红色斑迹,该又是某租户的杰作,烂醉了,把葡萄红酒胡乱泼洒。那家人第二天酒醒,只知自扫门前红,其余不管。

我们这层家宅邻居很照顾这个难得的空间,只有相当屋龄的公寓,能有这个奢侈。每当不同的节庆来时,有者还自费购买贴纸布置。有时孩子踢球,或脚车胎痕把墙壁弄脏了,都有人心无计较地洗刷。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