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杜南发:情非得已

订户
晚唐诗人杜牧存世唯一手书《张好好诗并序》前半段,行书墨迹,写在四张唐代的白麻纸上,黏接成卷,卷前有宋徽宗赵佶手书题签,是北宋宣和内府珍藏,历经各代宫内及权贵名家收藏,包括清代大将军年羹尧。二战后还曾一度被人埋入土中,千年尚存,诚为万幸。首行第一个“牧”字,是杜牧唯一“亲笔签名”,更是珍贵。

字体大小:

这篇自书诗作,是杜牧动情时刻的“现场”书法,从开始质朴典雅的文笔,渐渐转为粗犷随意,粗细对比强烈,可见书写时感情的波动。

2002年冬,首次和杜牧《张好好诗》卷“见面”,仿佛回到唐朝,看见一段男女情事,相隔千年,在眼前出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