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陈煜:阿嬷

订户
(网络示意图)

字体大小:

小时候,我唯一的祖辈是阿嬷,她是妈妈的妈妈。为了生我,妈妈专程回到厦门,因为阿嬷可以照顾她坐月子,那是她的娘家。妈妈说:“阿嬷着急跟进产房,见证了你的出生。”

暑期偶尔会去厦门跟阿嬷住。还记得窄巷尽头阿嬷的家,小小的房间,光线昏暗,阿嬷总是蹲着做家务,家里干干净净。炎热的夏天,与阿嬷睡在一起,喜欢将腿搭在她的肚皮上,挨着她睡得安心,阿嬷为我扇着蒲扇,童年时光一点点流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