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文字的享乐主义者

订户

字体大小:

关于赫塔穆勒的剪贴诗,也许还可以多写一些什么。曾经在某篇评论中读到,面对赫塔穆勒的剪贴诗,就算是个德语读者,阅读起来依然十分吃力,必须像小学生一样,手指顺着每行句子移动,把每一个单字念出声来,赫塔穆勒无疑是在强迫读者重新学习阅读。

作者于是定论:现代诗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不断让既有的阅读方式失效的历史,有创造力的现代诗总是让人重新学习阅读。然后我又想起了夏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