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甜美的回忆

订户

字体大小:

对饮食我百分百外行,《金瓶梅》也读得不熟,《潘金莲的饺子》这样一本深入西门家检阅柴米油盐的著作,应该起不了任何化学作用,之所以津津有味低回再三,无非因为现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势,味蕾的久远记忆带来说不出的温暖。

譬如书中研究王姑子探病送给李瓶儿的十香瓜茄,作者表示自己爱吃粥,“一大半原因,都是因为酱菜”,我竟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生病,胃口渐渐恢复,最心爱的猪肉丝大人不让吃,送粥换上一款罐头茶瓜,勉为其难喝了半碗,来历不明的茶瓜虽然甘甜爽口,骄傲作祟的缘故,不肯承认其实相当喜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