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西医和中医

订户

字体大小:

前不久身上发红疹,本地人俗称“风膜”,最初症状较轻,没当回事,想必过几天会好的。不料一个多星期过去,反而厉害了,有时半夜里奇痒难熬,严重影响睡眠。后来去邻里诊所看病,医生简单问明情况,开给我两三种药片,药到病除,停止服药后也几乎不再复发。

20多年前我刚来新加坡时,也发过“风膜”,那次一开始就很严重,看了几次医生,包括西医中医,服药打针不怎么管用。照别人给的“偏方”涂上米酒止痒消红,稍许好受些(可能是心理作用)。拖了很久,慢慢好了。有人说是初来乍到,水土不服,过了这一关,以后就不会再有麻烦了。当时我信了,这么多年来果真安然无事,我就更信了。直到这回又来一次,才知道“要来的总会来”。不过,由此次服药迅速解除症状的经验,就西医来说,此类药物的药性/药效的极大改进是显而易见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