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亮亮:古早·华语

订户

字体大小:

受电台958主持人淑君的邀请,去新传媒录制一个叫《印象古早》的节目。能谈古早事的人,必定是够老了。我们谈的是60、70年代的事,距今半个世纪。

1971年初,RTS电台导播梁佩冰大姐通知我,电台正在招考兼职广播员,叫我去试试。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当广播员。

记忆里,60年代我们曾通过收音机收听《声宝之夜》,后来电视出现了,看到林刚和曾非敏在电视荧光幕上播报电视新闻。不管是广播或电视,华语广播员都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后来我才知道,新加坡的“广播华语”是以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普通话为标准,不是北京一般老百姓说的,过多儿化音,过多声调起伏的北京话。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