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煜:外婆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个月,三舅将一本复印的手稿交给我——《掬心自述》,那是我的外婆朱掬心于1991年写下的。曾听妈妈说起,外婆写过自传,写到后面老泪纵横,弃笔不愿再写!2001年,外婆93岁高龄在台北去世,我却从未见过这部手稿。

28年后得见《掬心自述》,穿越时空,如晤其人。外婆的字迹隽秀,提笔书写时她已年过八旬,记忆力惊人,写下一生的跌宕起伏,有些故事曾听长辈提起,有些则与我的历史研究重叠,忽然渴望了解这位从福州三坊七巷走出的民国知识女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