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柴爿馄饨

订户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苏丽珍每天夜里换一件美丽旗袍,只为到街头面摊去买一份馄饨。(互联网)

字体大小:

食物是人们甄别和记忆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每个在上海长大,有一定年纪的人,心里都存着一碗柴爿馄饨。

怎么会想起“柴爿馄饨”来的呢?最近馄饨吃多了。

上海家的公寓小区,夹在时髦的新天地和烟火气十足的老城厢之间,人在狮城多年,买了这房子却没好好住过,近两年停留时间稍长,一来二去领略了老城厢的好处:这里一直是最接地气的市井美食宝地。就拿上海人情有独钟的馄饨来说,大馄饨第一红牌“耳光馄饨”,小馄饨最佳“梦花街馄饨”,风味别致的黄家阙路“鱼肉馄饨”,夏季须耐心排队的光绪七年开业老店大富贵的冷拌馄饨,都在步行距离之内。一家家地堂吃、外带,不亦乐乎中隐然有种失落,傍晚拎着几盒荠菜肉馅生馄饨走回家时忽然明白,自己在想念的,是早已不复存在的“柴爿馄饨”。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