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凯德:朝朝暮暮

订户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天亮了我才甘愿躺在床上,日光无孔不入,眼皮像是一道松紧无常的门,总是有缝,悄悄泄进窗外那个照旧醒来的世界。于是,几年前开始戴眼罩,彻底地把自己,与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完全隔绝开来,反正小学作文已经写过了无数遍,生命其实也不缺光明。

起初还有点不习惯,总觉戴眼罩睡觉,看起来像是古时候的阶下之囚,不知犯了什么莫须有的罪名,眼睛被布巾遮蒙,全身动弹不得,跟着天底下一批生理时钟混乱的家伙,浩浩荡荡押往幽冥的刑场,或者发配到一种无意识的边疆。后来则是不戴眼罩,反而无法安稳的入睡,如果有人好奇问及,我皆开玩笑回之,因为城市的光害严重。虽然明知不晚了,可是暗暗地掩耳盗铃,轻易连自己都能骗过去,以为正逢仲夏之夜,身心一切就绪,唧唧的风扇转动,仿佛簌簌的微风吹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