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尤今:人生的分界线

订户

字体大小:

1932年,是我外祖母人生的分界线。那一年,她32岁,因为外祖父的婚外情,她由快乐的天堂堕入痛苦的地狱。

18岁那年,她与同龄的外祖父共结连理。原本就是文字蠹虫的她,在丈夫的熏陶和影响下,狂热地钻进了书堆里,成日吮吸文字的蜜汁,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长相俊朗的外祖父陈同福,13岁从福建南来,起初在新加坡陈嘉庚公司兼树胶厂当低级职员,凭着聪颖的天资和好学不倦的精神,学贯中西;又持着“拼命三郎”的勤奋,快速擢升为经理,年方22岁便成了马来亚的总巡。后来,到了怡保,开设自己的树胶厂和一家名为建益栈的商店,买卖树胶,分行设于仰光。长袖善舞的他,还当上了霹雳树胶商会工会会长,春风得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