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蔡欣:猪与蜘蛛

订户

字体大小:

己亥猪年,常让我想起一种和猪毫不相干的昆虫:蜘蛛。

我喜欢蜘蛛?一点也不。非但不喜欢,还敬而远之。说穿了,就是:怕。我其实是有蜘蛛恐惧症的。

这恐惧症,打从小时候开始“患上”。家住甘榜,此物多的是。最最恐怖是黑色的:黑得几乎发亮,偏偏其腹部又是鲜艳的血红色——狰狞到极点。亚答屋檐下,是它结网的地方。小时候全无慈悲心肠,见则必除之而后快。还有一种俗称袋蜘蛛,通身土黄色,不结网,行动快如鬼魅。茅坑如厕已毕,往后一瞧——它正在后边板壁下瞪着你呢。怎不浑身汗毛直竖?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