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月落荒寺

订户

字体大小:

莫言曾经开玩笑说,无论他写什么,都是乡村小说,但无论格非写什么,都是城市的。这话非常精准。从80年代写到今天,格非一直以“结构现代,文辞雅致”赢得读者,即使是在以乡村为背景的小说中,男男女女也基本没有丰乳肥臀的言辞。不过,在格非的最新小说《月落荒寺》中,他的语言突然粗糙起来,偶尔甚至动用了器官,风格的放弃是任何作家都不敢随便实施的,但格非似乎决意重建叙事和生活的关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