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真诗人

订户

字体大小:

早晨,坐在万礼火化场道别堂,我深信天灵犹在的诗人杜文贤,此刻同与他的亲友学生,一起聆听杜太太郑忆念读他生前的最后一首作品。她泪水里的声音,念读亡夫遗作时清晰起来。容我引述《我要怎样说》:

破碎的日常 / 没有时间收拾了 / 还有那些七零八落的诗集 / 也要被遗弃 / 你在玩着托马斯小火车 / 跟你说也不懂 // 我快被带走 / 到一个你不能去的地方 / 我也回不来 / 只好把爱留下 / 与小猪佩奇一起陪你 // 我一直想跟你说 / 想象中我以后的生活 / 没有了我 你的生活 / 失去了别人正在拥有的福利 / 你踩着三轮车满屋转 / 不说也好 // 我都不需要说了 / 你的积木少了一块 / 屋子最终还是可以搭起来 / 若干年后 / 有人和你提起我 / 悲伤不会停留太久 / 就如卡通书里的人物 / 最终会离你远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