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马家辉:围墙前

订户
观览围墙残垣的游客络绎不绝。(档案照)

字体大小:

柏林围墙倒下30年的纪念日到了,过往30年来,观览过围墙残垣的游客说得最多的一句感慨很可能是:“啊,难以想象曾有一段荒唐岁月,人类企图用一道高墙来分隔自由与专制。”

我也有过类似感叹,但远在到达柏林以前。

30年前,当围墙倒下不久,我在台湾上班的杂志社派记者前往采访,带了十多块墙砖回来做纪念品,我取了一块,把沉甸甸的砖捧在手掌上,它无言,却又似在说话。也许是在狰笑,嘲讽地,不屑地,自伤其身地,笑自己也笑世人。那时候的我是文青啊,把砖放在随手袋内,不管去到哪里,都喜欢拿出来向朋友炫耀,快看快看,这块叫做“荒唐之砖”,曾经高高在上,以为自己是高墙的其中一员便不可一世,但如今,只是无数颓垣败瓦的其中一块,是时代的悲凉见证,自身就是悲凉,我相信它有灵有性,会羞愧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