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符诗专:当金鸡扛上金马

订户

字体大小:

因为《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导演傅榆在去年获得金马最佳纪录片奖时说“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过去一年金马奖一直面对来自彼岸的圧力。

中国先是宣布2019年第32届金鸡奖颁奖典礼将在11月23日举行,毫不客气地要和早已宣布颁奖礼日期的第56届金马奖撞期,摆明要让电影人在这一天二选一。可是金马在华语电影世界的地位远高于金鸡,金鸡这一安排不怕自取其辱吗?在华语电影圈备受尊重,向来有话直说的资深导演李行就批评:“金鸡百花奖撞期拼不过金马奖的,金马奖有50多年历史,那些影人一定来台湾,不要自不量力,他们要改期还来得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