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老人们

订户

字体大小:

新加坡正步入乐龄社会。“乐龄”这词,据说发源于本地,有层生动积极的意义。

据实观察,本地乐龄老人,以“高低”两端而论,面貌各有特点。

一般中低收入阶层,像我熟悉的大多数邻里老人,退休以后,虽然衣食无忧,也可能时常参加居委会等组织的集体活动项目,但平日作息按部就班,没什么变化,多属于基本上维持生存运转的性质:总分别看到某大叔和某大爷定时出门打包餐食(大叔分两次打包午餐晚餐,大爷一次过打包两餐);定时出门买份报纸(大叔早报,大爷晚报);定时出门运动(大叔早晨骑车,大爷傍晚散步);定时在家门口走廊上做些杂务(大叔冲洗地面,大爷修剪花草),等等。猜想他们不出门在家里的生活规律也一定很按时守信,略微沉闷──有点奇怪,这儿的三四孤寡老人都是男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