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家辉:没有答案的老师

订户

字体大小:

大学停课,学期忽然终结,许多建筑物变成颓垣败瓦,玻璃窗破了,墙壁毁了,木门烧了,消防警号响起,地面尽是水渍,人去楼空,昔日的青春笑语与喧哗欢声烟消云散,唯剩墙上留下的红字黑字。

字,有中有英,有大有小,横横直直地喷在或绿或白或宽或窄的墙壁上,但无论喷着的是什么,皆可被简化为两个字:悲愤。怒火演化为笔划与曲线,在本来空白的地方张牙舞爪,像从天而降的火龙,腾云驾雾,睁目竖眉,找寻他所期盼的公平正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