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我将会被释放

订户

字体大小:

不同乐器不同语言的《愿荣光归香港》,版本越来越多,“时代曲”美誉当之无愧,教人感到十分欣慰——因为我一直没有办法逼自己喜欢它,歉意挥之不去,既然广受欢迎就好了,有种少我一个不嫌少的释然。勉强无真爱,我们这些60年代成长的弃婴,耳朵早已被严重宠坏,实在很难再接纳安抚精神的新旋律,诚如张爱玲所讲,“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脱节的步伐跟不上新人类朝气勃勃的进行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