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从“谀墓”说起

订户

字体大小:

近日去旁听许梦丰老师的课,那天他讲韩愈和苏东坡,穿越衔接,顺理成章,真是精彩。许老师讲到韩愈“谀墓”一节,令人顿生感慨。文章千古事,然一失足(“失手”也一样)便成千古恨。

立碑以歌功颂德之风始于汉代,唐代此风尤盛。时人为了给家中逝者求得一篇好墓志铭,往往要出巨资专门找大文豪来撰写碑文,而撰者为钱财所驱使,也不管逝者的勋绩、品德究竟如何,随手就把逝者吹捧成和姜太公、孔子一样伟大的人物(“铭勋悉太公,叙德皆仲尼”)。这类碑文被称为“谀墓”文章,撰者所得钱款被称为“谀墓金”。东汉的蔡邕和唐朝的韩愈都是谀墓文章的高手,也因此遭后人非议。顾炎武就对“蔡邕谀墓受金”有所批评,钱钟书在《管锥编》里对蔡邕这类文章也不以为然。唐代树碑之风达到顶点,韩愈是“文起八代之衰”的文坛领袖,求他写碑志的不计其数,《韩昌黎集》里收有大量墓志铭,可见他得了多少谀墓金。比韩愈小四岁的白居易写过一首《立碑》诗,痛批谀墓风气,虽未指名道姓批评韩愈,想必昌黎先生看了也会出一身冷汗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