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蔡欣:弗尔的分身

订户

字体大小:

每年在奥马鲁旅居半载,我认识的人并不多——kiwi尤其少得可怜。这些kiwi当中,除了能弹能唱能摇笔杆吹萨克斯管的“才子针灸师”雷克外,弗尔给予我的印象最深。

弗尔是我爱光顾的旧镇那爿旧书店Slightly Fox的职员。犹记得五年前首次到店里,见到的首位店员就是他。身材瘦削,文质彬彬。白衬衫,金丝眼镜,浅褐色长裤,土黄色维多利亚式夹袄。一派19世纪英国“文人”风范。接过我所买的兰姆的《伊利亚随笔》,他从纸筒上撕了张牛皮纸端端正正包好,再以小麻绳仔仔细细捆妥,然后以钢笔在一本大“账簿”上从从容容写下书名及购买日期——好一手秀美的英文“硬笔书法”。看着弗尔这身打扮,看着他优雅的举止,有时不免异想天开:眼前这位书店员工难道是200年前伦敦东印度公司里那小文员(那个“公司外”的大散文家兰姆)的化身?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