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与幸福

订户

字体大小:

校园大围封,满目尽是白色的高高的铁板胶板,沿斜坡而上,乍看颇似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起的围墙,亦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自治区之间的板廊区隔。

30年前倒了柏林之墙,但原来,对峙之心未死,隔离之心无尽,在人间,处处是围城,城墙之内,城墙之外,两边的人互望,或是恐惧,或是愤恨,墙之存在作用到底是维持了和谐抑或增添了仇怨,一时之间,实难说个清楚明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