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机器化人

订户

字体大小:

朋友阿K急匆匆从J市驱车赶来晤我,原来他姑姐受不了东方之“猪”连续半年的闹腾,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双胞胎女儿平日无学可上,周末无街可逛,天天呆在家里发慌。姑姐于是痛下决定,准备把她们送往寡民小国就读明年小一。

我虽生为小国寡民,可“长恨此身非我有”已近10年。这茫茫10年的长作东“北”别,纵使一路都在大学执教鞭,对寡民小国教育情况的了解,还是稍显遥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