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智成:鱼肉松

订户

字体大小:

办公室里那只猫,自数月前仍在襁褓期间,从屋顶跌下来,为母猫所弃,就开始生活在厨房里。同事们把它当宠物圈养,先喂牛奶,稍长就纯喂猫干粮。我对猫之不识鱼荤,吃“饼干”当正餐,有泯天性,耿耿于怀,一直处心积虑,想拿家里的鱼头鱼尾去喂它。

拿鱼荤喂猫,我是有不良前科的。几年前收留过另一只弃猫,一样是吃惯干粮后,我拿鱼荤喂它,它竟让鱼刺哽着,急送兽医,“耳鼻喉”地用内窥镜取刺。付手术费还让兽医斥曰:你怎能喂猫吃鱼呢?想哽死它吗?我似乎被判了行为鲁莽罪,既悻悻然亦不得不内疚忏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