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惠雯:口味的回归

订户

字体大小:

似乎人年龄越大,与生俱来的那些因素(姑且说是遗传基因的影响)反倒越明显。所以,有些人年纪大以后,你能在他们身上看到其父母的影子。年轻时,忙着对外界好奇、学习、吸收,中年以后,加法人生告一段路,开始精减,开始重视舒适、自在,于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就又回归了。

就我自己而言,我的经验和上面的这种观察并不相悖。譬如,我年轻时非常喜欢西式饮食,口味西化,如今则发现我的口味在“回归”。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甜食。过去,我基本不吃中式小点,如什么桃酥、青团、糍粑,以及各类有馅料的小饼。我爱的甜点都是西式的,各种各样的cake,cookie,pastry。但现在我开始爱吃云腿月饼、鲜花饼、稻香村的牛舌饼……我发现它们虽然不如蛋糕的味道那么浓郁、令人惊艳,但正因为此,倒不容易腻。喝杯茶,吃个酥皮的鲜花饼,十分相宜。与此同时,我吃西式甜点的能力大幅度下降,以前我一人可以吃2-3片巧克力慕斯蛋糕或芝士蛋糕,如今则喜欢与人分享一片。如果我自己消受一整片,我会觉得有点儿腻住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