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雁冰:C'est la vie

订户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虽然七八年前的香港,有好多人不断告诉我,是一个早从巅峰滑落的地方,说我看到的是灯火开始黯然的香港。我却是乐得可以。

新加坡人不理解香港,更不能理解在面对城市的暴力以后,为什么香港人还会在选举中把在新加坡人看来“支持暴力“的反对派,大举送进区议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