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你的诗只是分行散文

订户

字体大小:

每次看见有人还在那里批评“诗的散文化”,我就忍不住翻白眼翻到眼睛都快瞎掉了。可不可以不要再用散文不散文化这把尺来衡量诗?一首诗又怎能用一把尺来衡量呢?

今年的台湾林荣三文学奖新诗组决审会议上,零雨质疑“诗只是散文的分行吗”,这个我不奇怪,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去年台湾林荣三文学奖新诗组决审会议上,连孙维民也会讲出“语言也太散文化了”这样的评语,随即想到前年台湾文学奖新诗金典奖决审会议上,简政珍认为孙维民的《地表上》“已有散文化的倾向”,终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