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智成:文心挑虫

订户

字体大小:

吾友真正退休之前的职业是德士司机。12年的华校教育,让他根植在华文华语的土壤里成长。成年之后接受的是西方的大学教育,镀了洋墨水回国,工作了大半辈子的生活环境,脱不开英文英语。然而,华文华语,毕竟不是皮肉上可以用衣物掩饰、用激光割除的刺青,而是雕在骨子里的篆刻,只要血液不断地流动,印记历久依然鲜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