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母亲

订户

字体大小:

在我听过的母子关系的故事中,最令我泫然的是以下一则:

年事已高的母亲在医院完成割切子宫的手术,已经是祖父辈的儿子到医院探访,对母亲说:“娘啊,咱老家没了!”

母亲身体内的子宫不就是孕育这儿子的最早的家吗?是何等的心思,对母亲讲出这样的一句话?其中有对生理、情理、心理的认知,一句既简单又幽默的话,意义深长,表达了对母亲,不仅是自己的母亲,也是给天下母亲致以最高的亲爱和敬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