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梦一样的画

订户

字体大小:

2019年12月去纽约的“任务”,只得观赏新版《西城故事》一项,连市芭蕾舞团圣诞例牌节目《胡桃夹子》都不打算再看,日程表空空如也,整个人有种难得的游手好闲感,既然大都会博物馆门票通用三天,连接漫游了两日。这座高贵储物室誉满国际,占地广藏品数量惊人,简直望而生畏,过境脚步匆匆,以往只来得及关注限时限刻的专题展览,不曾检阅永久收藏,拖到年过花甲总算大开眼界。不过势利的观察家不愁找不到夹缝嗤之以鼻:“连达芬奇都没有,还学人开什么博物馆!”哈哈哈,此言绝对非虚,何止达老先生遗憾缺席,他乡里米开朗基罗那座暧昧的邱比特,还是近年才从斜对面法国文化交流会借来的哩,馆内欧洲艺坛纵有罗丹伦伯朗泰山压顶,怎能令朝天的鼻孔稍稍改变方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