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斯:越界

订户

字体大小:

在联合早报上看到陈再藩先生撰写的小文《明年再来》后,颇有感触。

陈先生坦言自己被检测出有异变的细胞,但又未到“越雷池”的地步,无须动手术切除,只能通过定期的活细胞检验“盯守”。他表示要与这些异变的细胞“鸡犬相闻”,其性情之豁达开朗,跃然纸上。

之所以心有戚戚焉,是因为我的母亲最近也被检测出有异变细胞,只是在不同器官。获知检查结果后,老人家心情极其沉重,连带影响了全家的情绪。我们几乎发动了所有的亲朋戚友,寻医问药。但是看过几个医生后,结论都是差不多的:无须动手术,也没有特效药治疗,只能通过定期检验,加以控制。身体里埋了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母亲的心情可想而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