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残年怀旧

订户

字体大小:

年关在即,除旧迎新氛围里,今年这一季我的心情却有几分惆怅。

好友心珍几个月前过世了。每一回我开车路经雅西西慈怀病院,或是到那对面的麦里芝蓄水池健行,总要抬头往那个让她度过人生最后岁月的一角痴痴望几眼,默默悼念着她。

也常常想念起几位有情有义却忽然失联的挚友,多方寻寻觅觅却仍渺无音讯。苦思着:曾是无所不谈、坦然分享心事的人,怎会就这样缘尽了呢?我是否该自我检讨呢?是否对她们不够关怀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