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叶孝忠:重逢

订户
芽笼不少地标建筑都因为房地产项目而被保留了下来。(作者摄)

字体大小:

就读的小学就在芽笼附近,而外婆家在不远的沈氏通道,妈妈就经常带着我们穿过芽笼到外婆家去。小孩记忆中的芽笼,没有灯红酒绿的色彩,印象中那些老店屋、老咖啡馆,总是旧旧的暗暗和油腻腻的,午后时分恹恹欲睡,好像时间来到这里,就不愿再走下去了。

长大后,芽笼才沾染了坏名声,但我还是经常带外国友人来芽笼逛逛,这里有别于光鲜亮丽的新加坡,由闹哄哄的芽笼路遁入那些暧昧的巷弄里,总会遇见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几年前还看见人们光明正大地摆档开赌,卖走私烟等,一切感觉像在拍电影,而这也是芽笼可爱之处,这几年因为加紧执法,芽笼也净化了不少。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