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七禾页:打个哈欠过个年

订户

字体大小:

从前没想到过年会觉得这么累的。我知道华人过年的传统习俗都有其意义。但经历过了几十个年,每年说一样的贺词,从拿红包到派红包,与一年见一次的亲戚聚会,不禁觉得,过年不过是两天假日,怎么就非得让大家年复一年重复一样的言语和举动?

从来没想到过年会觉得这么腻的。看着一桌的肉丸、蟹条、炸腐皮卷,都为了迎合小孩子的口味,我倒是兴致缺缺。蛋卷、糕点、饼干也不太感兴趣。团年饭后甜品上桌时最乐,是小叔做的香滑杏仁豆腐,毫不客气吃上两大碗,才听他说做法简单,无非是杏仁粉料加七碗水和一碗糖就零失败了。天啊,此时八分之一碗糖已吃进肚里了,又不知谁开始谈起要注意摄入的热量,刚咽下的甜品随即变得有点索然无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