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爱在病毒蔓延时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一向喜欢埃贡·席勒(Egon Schiele)的绘画,甚于他的前辈克林姆(klimt)。席勒的那些人物画具有强烈的感情和爱意,可是他表现爱的方式与众不同。虽有平和、缠绵,但绝大多数都是不安、病态、恐惧,并充满了死亡气息。

在“武汉肺炎”病毒蔓延之时,我更加能领会埃贡·席勒作品的意图。话说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造成全世界几亿人感染,4000万人死亡。1918年秋天,这场瘟疫席卷欧洲,也传播到了维也纳。席勒身怀六甲的妻子伊迪丝在10月28日因流感而过世;仅仅三天后,1918年10月31日,席勒也因流感而死,年仅28岁。这是一种偶然,但又不仅仅是偶然,他随心所欲的生活作风与“一战”(1914年-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时代背景,这些又注定了他作品的内容与死亡的方式。今天重新审视埃贡·席勒的画,似乎已经透露出疾病与瘟疫的信息,席勒的作品其实就是一则寓言。日前读村上春树和小泽征尔的对谈,在提到作曲家马勒时,小泽征尔非常高明地把马勒的音乐和埃贡·席勒的绘画联系起来。在精神层面上,他俩确实是同路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